解枯荣

清风拂雪,凌霜揽月

  在写梗之前,我要先吐槽一下我的傻逼基友,我本来睡着了的,他把我戳戳戳弄醒来以后问我:“你睡着了吗?”
  CNM我就是睡着了也被你弄醒了呀!
  基友提供的人设与5厘米略相似,都是黏人星。
  他提供人设,我来写梗【冷漠】
  
  聚魂归来的星星还很虚弱,每天需要吸收很多灵气。
  凶尸老宋还会和以前一样吸收灵气,但是他本身用不了,那些经提纯后的灵气就会满到溢出来。
  对,他是这么跟我说的,满到溢出来。
  瞬间脑补出水杯岚和星星的故事。
  艹,关好自己的脑洞。
  星星每天都得和老宋共处一段时间才不会觉得难受,但又觉得自己应该给老宋一点私人空间所以偶尔会像蔫白菜一样。
  神他妈蔫白菜。
  晚上原本是和老宋分开睡的,但因为星星灵气不足容易受一些幽魂的影响而作噩梦,被老宋发现以后两个人就一起睡了。
  嗯,单纯的困觉而已。
  等等,凶尸不是不睡觉吗?
  老宋还担心星星掉到床下面去所以专门让星星睡在靠墙的那一边。
  然并卵,睡着了以后的星星会下意识的靠近散发灵气的老宋,然后就直接抱住,老宋也不好直接把人弄醒,干脆就让星星抱着,反正星星不脏。
  是啊是啊,就你家星星不脏,你先看看星星身上为了接住因掏鸟窝而从树上掉下来的阿箐而沾了一身灰的道袍再说话可以吗?
  最开始早上的时候星星还很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太麻烦老宋了,就像分开睡,被老宋义正言辞的拒绝。
  后来老宋漏灵气漏的越来越厉害,三人又碰见了忘羡夫夫,wife一看:哎呀妈呀,小师婶儿的状态有点不好。然后又给老宋整了个正常的身体。
  好了,现在老宋不会漏灵气了。
  但是星星还要灵气啊,所以老宋每天都得给星星渡一点灵气。
  噢,别想歪,就是武侠小说里传功的那个姿势。
  到了晚上老宋就得搂着星星睡,一边睡还要一边给星星渡灵气。
  大约是因为新的身体有点……嗯,就那样,老宋早上那啥啥了。
  一向傲雪凌霜的老宋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艹。
  然后起床冲冷水。
  老宋,你应该庆幸你没有梦【哔——】
  然而新的身体还是太过年轻气盛,老宋做了【哔——】梦。
  对象还是每天晚上搂在怀里的星星。
  老宋看着床上的痕迹,只能安慰自己说幸好没弄到星星身上。
  可是老宋,你真的确定星星不知道吗?【doge】
  
  
艹,等我写完我才发现丫不禁睡着了而且在打鼾。
  现在把他从床上踹下去还来得及吗?

5厘米的小星星【记梗】

  画Q版小星星的时候蹦出来的脑洞

         聚魂归来的晓星尘不知道过程中哪里出了差错,变成一个心智不全而且只有五厘米的小家伙啦hhhhhh
  每天都把老宋萌的不要不要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最重要的是心智不全的小星星超黏老宋,还有点容易哭,弄得老宋只能一天到晚把他揣在身上,不过因为夜猎的时候比较危险,老宋不敢带星星出去,不管星星怎么撒娇都不肯答应,脸上一片冷漠,内心已经炸裂。
  因为星星黏老宋嘛,所以老宋第一次那么庆幸自己是凶尸,不然到时候上厕所多尴尬。
  而且星星的记忆都不是很完整,只记得老宋对他很好,他以前很喜欢老宋,但是他还记得有一天老宋一身血,毫不留情的把他推开,还对他说:“从此不必再见。”
  所以星星特别害怕哪一天老宋有不要他了,结果变得更黏老宋了。
  老宋:痛并快乐着。
  但是老宋夜猎的时候不带他呀,偶尔老宋出去久了会急到想哭但是又怕老宋忽然回来看见他哭,然后憋着。看的阿箐很想把他抱住揉一揉。
  内心一个天使小人对阿箐说:不可以啊,那是晓道长啊!
  另一个恶魔小人对阿箐说:不就是揉一揉吗,晓道长不会介意的。
  天使小人更急了:但是宋道长会介意啊!
  然后恶魔小人怂了。
  阿箐内心正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星星拉了拉她的衣袖。
  “阿箐阿箐,子琛他是不是不要我了QAQ”
  小星星,老宋就是不要拂雪了也不会不要你啊【doge】
  
  

跟基友脑补出一个拂雪剑鞘,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那种大卷笔刀,在插笔的地方有一圈专门把笔卡住的东西,然后在拂雪的剑鞘的开口的地方也弄个这玩意儿,老宋每次拔剑的时候就要一只手按着一个小按钮,那个就松开了,然后见就可以拔出来了。
  嗯,老铁,没毛病。

要死要死要死,跟基友赌这次时之歌的v家版是谁居然赌输了QAQ我赌的还是画一整套塔罗牌QAQ我感觉我要死
虽然现在画完了模板但是一想到要画七十八张我觉得我还是去死一死比较好QAQ
虽然决定画双道长但是完全不知道先画哪张啊QAQ
我觉得我跟他这次都赌得太大了……嗯……他赌
旳画一整副扑克牌,因为我们都输了所以都要画QAQ
为什么都输了也要画?
以为有人赢了呀QAQ

因为选择困难症实在难以选择画哪张,有谁想看先点一张呗

多年后,谢云流再次回到了纯阳宫。
看着纯阳宫依旧被白雪覆盖,站在山门前耳边是呜呜的风声,谢云流心中顿时生出无限感慨。
等等,刚刚好像走过去一个人。
那人穿的明显不是纯阳以蓝白为主的衣服,谢云流一惊,便立刻跟了上去。
谢云流跟在那人身后也没人发现,他看见那人微笑着与其他的人打招呼,那些人虽也扎着道观,但身上的衣服中不是他所熟悉的款式。
难不成纯阳宫以……
那忘生他……!
想到这里,谢云流便再顾不上掩饰身形,以最快的速度向李忘生的所在地奔去。
索性当他到的时候李忘生正好好的站在那里,见到他回来随时有些吃惊,但随即向他露出一个微笑。
一如当年一般。
他走过去将李忘生紧紧的抱在怀里,近乎是有些贪婪的闻着李忘生身上的味道。
过了好一会儿谢云流才放开李忘生:“忘生,为何那些人的衣服……”
“那是新校服。”
听了李忘生的话,谢云流面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忘生,”他握紧了李忘生的手“若是观中缺钱你大可告诉我,不必让弟子们去挖煤矿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狗比美工还我蓝白道袍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新校服的怨念(`へ´)=3

第一张是重新聚魂归来的星星,窗户外面是岚岚种的梅花【虽然一点也不像】第二张是老宋带星星和阿箐去云梦感谢wife救回了星星阿箐,先囤个草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画完,第一次接触板子感觉略麻烦啊QAQ

囤个进度,争取今天晚上摸完这只小星星

这位太太这件事我表示非常抱歉因为最开始我的晓星尘的确实是对照着您的那篇忘羡的写的,现在已经删文,很抱歉给您带来了困扰,很抱歉。也很对不起各位小天使,很抱歉

一条被抄袭的河:

占tag抱歉!
@解枯荣【写做枯荣读作咸鱼】

负霜华【元宵节贺文】

元宵节贺文【干什么呢大过节的】

为什么按原本的剧情来的双道长聚魂就一定能成功呢?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想看老宋聚魂失败吗?XD

 

寒冬时节,飞雪漫天,

宋岚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雪里。山谷中多风,刮起漫天的雪花,弄得宋岚几乎快要睁不开眼睛。宋岚将手臂挡在额前,阻挡了一部分风雪,这才能勉强看清。视线所及之处,皆是白雪皑皑,这在这处,一个不小心就会迷失方向。

尽管是多年以前来过一次,但宋岚对这里的路线却依旧记得一清二楚。

穿过那狭长的山谷,冰雪也渐渐随之不见,风也也渐渐变得微弱,俨然是一派春暖花开的景色。

山脚下除了宋岚,在没有其他人,鸟儿的啼叫和潺潺的水声交织,那是自然奏响的乐章,使人感到安心与宁静。可宋岚并不这么觉得,他被抱山散人的护山大阵给拦住了。他的手覆上胸口,早已被霜华洞穿的心脏早已不会跳动,他感觉到胸口有微微的起伏——是锁灵囊。

 

他本以为总有一天,晓星尘的魂魄会一点点的凝聚起来,再次与他一同行走于世间,他还能告诉晓星尘:“对不起,错不在你。”可现如今呢?那抹在锁灵囊中的虚弱的残魂一点点的散去,到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丝气息,仿佛只要对着那抹残魂吹一口气,就会那样从尘世消失,“清风明月晓星尘”将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传说。

宋岚问过很多人,那些成名已久的大师们只是摇摇头,再道一句:“节哀。”就连魏无羡也没有任何办法,终究只能看着晓星尘的魂魄一点点的变得虚弱。

 

不管宋岚用什么方法,护山大阵依旧那么稳稳的立在那里,坚不可摧。

直到灵力耗尽宋岚才靠在树旁休息了一会儿,若不是拂雪是把好剑,恐怕此时已经碎成几段了。宋岚抬起头,看见这座不知名的仙山的顶峰上缭绕这的雾气,一时间竟弄不清这山究竟是否存在。

待到灵力恢复了个七七八八,宋岚再次握紧了拂雪,还没等他一剑刺过去就听见一个少年的声音:“宋道长请住手,师尊有请。”

宋岚收回拂雪,朝那个少年微微颔首,跟着他一起走进山中。

再次踏进这座山,一切都与他上次来的一样,只不过当年那些孩子们已经长成了少年模样,终有一天,他们会像晓星尘一样选择下山、选择入世,能他们的命运会和晓星尘一样吗?

“师尊,宋道长已经来了。”

“嗯,去修炼吧。”

“是。”

宋岚看着站在山崖边的抱山散人。一时间,仿佛天地间都寂静无声。

过了一会儿抱山散人才转过身来,问道:“星尘的魂魄在哪里?”

宋岚小心翼翼的拿出所灵囊,生怕一个不小心晓星尘就彻底没了,然后双手递给抱山散人。

抱山散人并没有接过锁灵囊,她只是看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道:“痴儿。”她当年本就是因为不懂这山下之事才躲到山上来的,可怜她这不通人情世故的徒儿,偏要下山,没想到却落了个魂魄破碎的下场。

听了抱山散人的话,宋岚心里就凉了半截,便用灵力传音道:“星尘可还有救。”

抱山散人再次摇了摇头:“我已无力回天。”

“宋道长,你可知道‘谷神不死,是谓玄北。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出自《道德经》】?”

“把锁灵囊打开吧,顺应天意而为之,说不定某一天星尘还有再回来的可能。”

宋岚心中一惊,看向抱山散人,那双原属于晓星尘的眼眸中写满了震惊与错愕,还有悲伤,看得抱山散人心中不忍。

“放手吧,宋道长。”

“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抱山散人看向宋岚,晓星尘痴,这宋岚又何尝不是呢?她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去,闭上眼睛。

宋岚看着自己手心中的锁灵囊,然后解开锁灵囊上的绳子,整个过程极为缓慢,宋岚觉得每将绳子解开一点就仿佛有一把刀凌迟着他的心脏,那种疼痛,远比被霜华洞穿胸口来得更加痛苦。

一缕亮色从被打开的锁灵囊钻出,那抹亮色在宋岚的身边转了几个圈,然后亲昵的在宋岚脸上蹭了蹭。宋岚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因为这抹魂魄实在是太虚弱了。他又看着那抹亮色在抱山散人身边转了几圈,然后向太阳的方向游去。

就是那一瞬间,宋岚忽然觉得视野变得有些模糊,他一抬手,感觉到些许湿意。

他哭了。

“别哭了,子琛。”恍惚间,他仿佛看见了晓星尘逆着阳光冲他笑了笑。“我会回来的。”他看见晓星尘忽然变了神色,面上一派严肃之色,仿佛是在进行庄严的宣誓。

 

宋岚离开了那座山,临走的时候,他背上背着拂雪,手中握着霜华。山谷中的雪已经停了,他看着手中的霜华,不禁想到自己说过的话:

“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奸邪。”

“负霜华”?

究竟是负霜华,还是“负”霜华?

 

 

 

1.道德经中那句话的意思是:虚空神秘的“道”永远不会停止,这是生育万物的玄妙母体。母体的生产之门,是天地的出处。“道”连绵不绝的存在着,却看不到,只是应用起来无穷无尽。抱山散人的意思是让星星的魂魄回归天道,等待下一个轮回。

2.“负霜华”中的“负”在原文中应该是“携带”的意思,上文提到的“负”是指“辜负”。

 

 

就问你们一句,刀好吃吗?

不知不觉磕磕绊绊的就有52fo,真是让人没想到呢?那就顺便点个文?cp:双道,聂瑶,柳澄【邪教】,追凌就先这几个吧,其他cp懒得打。【记得说一声要糖还是刀】

 

霜倦雪眠(宋岚个人分析)

超喜欢宋道长啊,虽然有点洁癖,但不是全然将人拒之于千里之外,品行高洁,这么好的人到最后确实这种下场QAQ,心疼

长袖挥:

最好的老宋和最好的小星星(T_T)
虽然吃的是宋晓
我双道长是真的洁癖


线线:



真的超喜欢这篇分析吧。感觉通过这个更加了解了宋子琛这个人,也许原文中不够丰满但作者寥寥几笔已经很丰富。好喜欢宋子琛\(//∇//)\




问 雪:







(我看文总萌配角是什么毛病?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绝症。
看了那么多评价,有点心塞,给喜欢的宋道长写了点东西)








       总有人说宋岚着墨不多,人物太单薄,我却觉得这个人物形象很丰满。








       看完义城支线,我毫不犹豫地站了晓X宋,然而好像大家都不是很能接受这个cp……我现在已经变成了宋岚中心,不接受他和任何人的cp。就是看不得别人说什么“任何人都配不上小星星,宋岚也配不上”、“我站薛X晓,道长和宋岚没有cp感”……是的,身为配角控的我又萌上了文中出现没几次的宋岚。








1、外貌








       “这人一身黑色的道袍,身形高挑,腰杆笔直,立如苍松。背插拂尘,手持长剑,面容清俊,微微昂着头,一副很是孤高的形容。”








       这是wifi见到已经变成凶尸的宋岚,清俊孤高的形容不改,傲雪凌霜的风骨犹存。








        “这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冷淡。阿箐一回头,只见一个身形高挑的黑衣道人,站在她身后几丈之处,身背长剑,臂挽拂尘,衣袂飘飘,立姿极正,很有几分清傲孤高之气。”








        这是阿箐眼中的宋道长,清傲正气,不太可亲但本性善良。








         这两段的描写就能知道宋岚的相貌俊美,不苟言笑,气质孤高冷清,至死都未曾改变。黑色道袍,挽拂尘、负长剑,一个高冷道长的形象跃然纸上。








2、品性








(1) “众家见此品貌清明、修为了得的年轻道人,大为心折,纷纷送出邀请。晓星尘却婉言谢绝,明言不愿依附于任何世家,却和一位至交好友一起,一心要建立一个与世家不同、不以血缘为优的门派。此人性若蒲苇,心若磐石,外柔内刚,又洁身自好。”








        晓星尘出山后不久就得到众修仙世家的赏识,他却谢绝了所有邀请,意气风发地和宋岚一起策划建立门派的事。








        “晓星尘只身出山,并无亲人,只有一位下山之后结识的好友,叫做宋岚。这位宋岚也是当时的一位道门名士,为人清傲,风评亦优。两人都想自建门派,轻血缘传承,重志同道合,可说是知交好友,志趣相投。”








        晓星尘性格温和,待人和气,但出山那么久,“只有一位”至交好友,这位至交还是为人清傲的宋岚,可见两人品行和志向都非常相近,才能如此深交。宋岚是至纯至真之人,方才能成为晓星尘的知己。








        我的个人猜测是,晓星尘外热内冷,与谁关系都不差,但很少与人交心;而宋岚则外冷内热,很少与人交往,一言不合就送客,但认定某个朋友,交托性命也在所不惜。当然,只是他自己的性命,若是牵累他人,宋岚也是不会同意的。晓星尘和宋岚两个人交往,温度刚刚好。一个明月清风,一个傲雪凌霜,将天下的风雅都收来了一半。









(2)遇上装瞎的阿箐,两个人的反应都是一样的:把她带到路边,嘱咐她不要跑得太快。连wifi都感慨 “真不愧是晓星尘的好友。所谓好友,必然是两个心性为人相近的人。”








        这里有一个小细节萌哭了。星尘道长是牵着阿箐的手把她带到路边,宋道长是把拂尘搭在阿箐的肩头把她引到一旁。这里也可以看出晓宋两人性格上相近又不同的地方:同样善良,但一个愿与人亲近,一个恪守礼法,保持距离。当然也可以解读为星尘道长没有拂尘只能牵手了。嗯,我觉得如果子琛没有拂尘他会把剑鞘递过去让阿箐抓住……关键是他根本不会忘记拂尘,就算变成凶尸,拂尘也还带着呢……宋道长一定是处女座。








        而且阿箐当时并没有撞到宋岚,宋道长是自己过来叨叨,啊不对,提醒的。可见宋道长真的是一个善良热心的好道长。








(3)晓星尘和宋岚的关系亲近到什么程度呢?








       晓星尘在感应到宋岚的剑法时,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是子琛吗?”








       第一反应就是叫“子琛”啊,可见平时也是这么叫的。想象一下有多亲近,才能面对一个一天到晚都散发着孤傲高冷之气的宋岚叫子琛?而且薛洋直接报复到宋岚身上,可见两人关系好得出了名。二人还“ 常常切磋剑法,是以双剑相交,单凭劲力,已能判断对方”。分析到这里,我有点瞎怎么办?








        不行,宋道长是我的。








        从宋岚主动把阿箐带到安全的路边可知,宋岚虽然孤傲,但还是愿意与人交流的。遇到晓星尘这样三观特别合的好友,肯定很高兴,在日常相处中肯定会活泼一些。一同夜猎、比剑,煮茶论道,谋划着建立新门派,想想都美好。








(4)还有一个让我不舒服的地方,就是还有人指责宋岚道观被屠后迁怒晓星尘。









       首先,宋岚和薛洋无冤无仇,平白被屠了师门,是个人都会悲痛欲绝吧?这个时候还要克制住自己本来就不太可能吧。而且晓星尘听说好友遭此劫难,肯定会来找他。那时绝望的宋岚能怎么办?








       当时宋岚对晓星尘说:“从此不必再见。”








        这句话是说在眼盲之前还是之后呢?晓星尘带宋岚去找抱山散人时,宋岚重伤,是晓星尘背着走的,所以很可能是被屠道观但未被剜眼时说的。








        瞎了之后他有可能已经重伤昏迷,如果晓星尘没来救他,他只有死路一条。








        晓星尘把眼睛给他后,宋岚伤好后马上寻他而去,可见当时说出那句话不过是悲愤至极无人发泄,所以对着晓星尘爆发了。








        宋岚找晓星尘,不过是想对他说一句:“对不起,错不在你。”不过这句话,不知晓星尘是否很能听见了。这句大概也是晓星尘最想听到的话了。








        薛洋的打压没有让他畏惧,但至交好友的这一句话却让他愧疚不已,远走天涯。








(5)阿箐带宋岚去找晓星尘时,宋岚神态变了好几次。








        “阿箐道:‘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说不定就见过了。你是那位道长的朋友吗?’
宋岚怔了怔,半晌,才道:‘……是。’”








       他当然认为晓星尘是自己的朋友,但他害怕晓星尘已经不把自己当朋友了。而且朋友间应该肝胆相照,自己也没能做到,所以才会犹豫。








        “宋岚此时应奔走寻找好友多年,失望无数次,此时终于得到音讯,持着拂尘的手抖得连阿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他勉力维持镇定道:‘……有……有劳……’








       阿箐将他引到了义庄附近,宋岚却远远地定在了原地。








         阿箐道:‘怎么啦?你怎么不过去?’不知为何,宋岚脸色苍白至极,像是很想进去,却又不敢。刚才那副清高的模样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魏无羡心道:‘莫不是近乡情怯?’”








        能让宋道长丢掉清高的模样,手发抖,说话结结巴巴,脸色苍白,不安至此,说明了他有多激动,也说明他内心对晓星尘的歉意有多深。








        看见薛洋后,“他才开始询问阿箐:‘这个人,星……那位道长是什么时候救的?’”原来他都是叫“星尘”,但这种情况下,他不敢再叫,立即改口,一是不好再外人面前表现得太亲近,二是他担心自己已经没有叫这个名字的资格。








        但此时遇见了薛洋,还发现他潜伏在晓星尘身边多年,晓星尘还乐在其中。








        这时宋岚心里有两个想法,一是一定要除掉薛洋,二是不能让晓星尘知道他身边这个人是薛洋。因为如果知道了,晓星尘一定会痛苦万分。这个想法就和他至死都没有把拂雪递给晓星尘表明身份是一样的,他不愿看至交好友崩溃。后来揭穿了这个残忍的真相的当然还是垃圾薛洋。








       宋岚竭尽全力也不想让晓星尘痛苦,后来缺轻轻松松被薛洋用来当作让晓星尘崩溃的诱因。









        有人说如果宋岚没有出现,那晓星尘和阿箐、薛洋还能在义城过着快乐的日子。









        可是义城的生活真的快乐吗?晓星尘一心追求除魔歼邪,护佑苍生。品性高洁的道长被薛洋诱使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无疑是对他信仰的玷污,这比杀了他更难受。信仰对这样的人来说,比生命更重要。








        还有人说,薛洋正在变好,是宋岚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先不说薛洋的九个指头迟早会被发现,他那种阴狠的性格永远都不会改变。









        薛洋童年惨吗?惨,我承认。但宋岚被屠道观就不惨吗?薛洋断了一根手指疼,那宋岚被挖去双眼就不疼吗?说到底,晓星尘眼盲也是薛洋一手造成的。如果是你,你愿意留在这个凶手身边吗?








        再者,你们只看到了薛洋和道长相处的愉悦,却看不到宋岚多年来寻找好友的辛苦。他一点线索也没有,心中愧疚一日胜过一日,只能逢人便打听。找了几年,才找到义城来,结果还没有相认,就死于挚友剑下。









(6)宋岚不想让晓星尘知道薛洋的身份,从薛洋出门买菜跟着他,走了很远才动手。面对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他还能克制住自己的恨意,为别人考虑,实在很了不起。








        而且在两人交手时,宋岚完全有机会杀了薛洋,但还没问清楚他在晓星尘身边的意图,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晓星尘不利,宋岚没有下杀手,最后反倒是死在了薛洋的奸计下。








3、关于早期的cp感








       虽然我拒绝宋岚的任何cp,但之前总看到有人说晓宋没cp感,我就不服气了。








(1)年少初遇。晓星尘出山时只有17岁,正是少年意气风发的时候。在这个想想都美好得一塌糊涂的年纪,他遇见了同样年轻气盛的宋岚,一温和,一清傲,却惺惺相惜,志趣相投。一同除魔歼邪,一同谋划建立新门派。霜华会拂雪,双剑动四方。








(2)宋岚被屠道观后,晓星尘担心他,想来帮他,却被宋岚一句“从此不必再见”赶走了。后来宋岚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晓星尘如此重诺的人,背着宋岚,违反师门规矩回山请师父救治,不等宋岚伤愈就离开了,做到了“此生不必再见”。








       想想要多么悲愤才能说出这么伤人的话,想想要怎样的感情才能让他违反师门规矩不惜一切也要救他?








(3)“子琛”、“星尘”,平时两个人相处都是这么称呼对方的。晓星尘还好解释,毕竟星尘道长待谁都很亲切,但高冷而恪守礼法的宋道长呢?是怎么叫出“星尘”而不是“晓道长”的呢?真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4)两人要共同建立一个新门派,那收的弟子应该怎么称呼他们呢?师父和……咳咳,正经点,叫师叔吧。而且后人在盘点师门族谱时,两个人的名字也会被放在一起。道长们,你们认真的吗?








(5)义城重逢,宋岚激动得结结巴巴;见到薛洋时,也处处为晓星尘考虑。在追问薛洋时,一句都没提到自己遭遇的迫害,都是担心他会伤害晓星尘。








       被晓星尘杀死那一段,没有递出的拂雪,真是全文为数不多能戳到我泪点的地方。








       还有晓星尘意识到他面前的凶尸是谁,小心翼翼地问出一句:“……是子琛吗?”








(6)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这两句是天下人送他们的美名。这两个人品性高洁,相得益彰。和蓝氏双璧一样,站在一起就是一道风景,气韵和风骨至死都没有改变。








        而且这两个人不仅品性相近,名字还押韵(围笑)。








(7) “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以眼换眼,以命还命。负你霜华剑,怀你除魔愿,带着你的几缕魂魄,踏遍万里山河。或许有一天,我们还能重逢,再叙少年壮志;若没有那么一天,就让我用你的眼睛,替你看遍这人间的喜怒哀乐,生离死别。








       其实生未必乐,死未必苦。








       不知道晓宋二人有没有再见之时,如果有一天晓道长的魂魄重返人间,两人把心结解开,再一同惩恶扬善,建立他们理想中的新门派,该有多好。








4、表白宋道长








       看完了整本书,想嫁的只有宋道长。








       虽然冷清孤高,但会喜会怒,细心善良,凡事都替别人考虑,志向远大,简直三好男友的模范……额,不是,是君子风范。








        作者虽然对他描写不多,但从每个字都能解读出他的为人,他的经历,他的内心。他的悲剧色彩不比晓星尘弱,却因为描画太少,而被人忽视了。








       写了这么多,起因只是看过太多类似“宋岚配不上这么好的道长”、“我就是喜欢薛洋讨厌宋岚怎么样”……晓宋两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之说。他们一样好,晓星尘道长固然让人心疼,但宋岚也没有错。如果是晓星尘被屠了师门,我觉得他也未必还能如以往一样对待宋岚。只是遭遇不同罢了。








        晓星尘与好友断交,剜目还眼,远走四方。宋岚无辜被屠观还遭挖眼,多年寻觅好友想道歉,最后被误杀。都是这么好的道长,为什么要有配不配得上的说法呢?如果不是薛洋,这么光风霁月、君子气度的两个人会是后世的一段佳话,而不是让人唏嘘感慨的悲剧。









       看多了这类言论,让原本萌着晓宋的我心灰意冷,不想让宋岚和任何人在一起。








        好笑的是,明明只是一本书,明明只是书里出场没几次的人,我为什么要这么认真?





如影随形【大纲】

  晓星尘一直觉得自己的影子有问题。
  他的影子似乎……反物理学。
  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他的影子都保持着190cm的长度。
  哪怕是在正午的时候,别人的影子都只是脚底的一小团,只有他一个人拖着那长长的影子去食堂。大晚上回家的时候,别人的影子都被拉的很长很长,只有他……好吧,他的影子也不算太短。
  这件事情也只有晓星尘和阿箐知道,毕竟很少有人会注意一个影子。
  可是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晓星尘还不会觉得有多奇怪。
  他发现他的影子有自己的意识。
  简直不可思议。
  
  前天一天晚上是星期天,阿箐以“今天都是周末最后一天了,星尘哥哥你就让我多玩一会儿呗”为由,直接浪了个通宵。或许是因为她有些浪过头了,吵的晓星尘晚上没睡好,早上起来的时候还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最让晓星尘没想到的是:今天学校来了次突击考试。
  由于晚上没有睡好,晓星尘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拿着笔在草稿纸上一戳一戳的,显然就是心不在焉。
  讲台上的老师似乎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咳嗽了两声,还用教鞭敲了几下桌子。
  这下晓星尘的瞌睡虫倒是被赶跑了,但没过一会儿,晓星尘就又开始犯困了。
  眼前试卷上的蝇头小字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脑子里的那些公式似乎变成一一团乱麻绳,怎么也捋不顺。
  这次考试怕是要挂。
  晓星尘迷迷糊糊的就快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模糊的看见自己的影子伸出了手,然后……
  比了个“C”?!
  什么情况?
  这下算是彻底把晓星尘给吓醒了,然而他的影子还在锲而不舍的努力着做出一副正在写字的样子,然后又比了个“C”。
  晓星尘揉了揉眼睛:是他太困出现幻觉了吗?
  他的影子似乎是急了,他看见影子的手慢慢的到了桌子上,点了点那个选择题,又再次比了个“C”。
  或许是这段时间惨遭阿箐荼毒,这一瞬间晓星尘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厉害了我的影子”。
  晓星尘下意识的就按照那个影子比的手势填上了“C”,他看见地上的影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给他做手势。
  简直了……
  这一来到时吓走了晓星尘的瞌睡虫,终于顺利的写完了这张试卷,考完试后,晓星尘又看了看他的影子,和以前一样只是不会改变长度,似乎考试的时候告诉他答案的影子只是一个幻觉。
  回到家后,晓星尘把这件事告诉了阿箐,阿箐当时就笑了出来:“星尘哥哥啊,你这也太异想天开了吧,影子怎么可能有意识,虽说你的影子奇怪了一点,但是也不可能是智能吧。你肯定是因为昨天没睡好,今天你早点休息呗。”
  “可是……”
  “星尘哥哥,难道你忘了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吗?”阿箐拿了块饼干,看见晓星尘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又莫名觉得好笑,就踮起脚来把饼干塞到了他嘴里,“要是影子真的有意识的话,那星尘哥哥洗澡的时候不都被看光了?”
  晓星尘的脸唰的一下就变得通红,想了想也觉得考试的时候是自己的幻觉,在心里也笑了笑自己的幼稚,走进厨房去做饭去了。
  真正让晓星尘意识到自己的影子有意识,还是在一次晚上回家的时候。
  晓星尘所在的义城一中附近并不是很太平,学校也多次在广播里说过要小心敲诈勒索,可晓星尘一次也没遇上,只当做是自己运气好,可是今天他才发现自己的运气或许已经用完了。
  晓星尘看着眼前一群把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不良少年,只得掏出自己的钱包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声惨叫,一个绿头发的小混混一拳打上了自己旁边的一个红头发,嘴里还大喊着:“曹尼玛,你打老子干嘛。”
  红头发捂着自己脸:“狗日的,谁他妈打你了。”然后不甘示弱的一拳揍了过去,旁边的几个混混看见了就立刻冲过去劝架,完全把晓星尘忘在了一边。
  晓星尘也愣住了:这算哪门子事?
  然后晓星尘就感觉到有一个人拉住了自己的手,带着自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直到跑到了一个大街上,晓星尘才感觉到那个人松开了自己的手,那个人个子高挑,比他还要高一些,眉眼中透着一种冷冰冰的味道。
  “看我做什么,你不报警吗?”
  晓星尘这才想起来报警,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报警,然后看着眼前这个人问道:“多谢了,请问你怎么称呼?”
  “宋子琛。”
  “子琛”晓星尘笑眯眯地说道“这次多谢了。”
  “不谢。”宋子琛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不再说什么。
  晓星尘发现他是跟着自己的脚步一起走的:“子琛可是住在星星家园?”
  这一问倒是把宋子琛问住了,他愣了一会才说道:“算是吧。”
  直到宋子琛跟着自己走到了家门前,晓星尘才觉得奇怪:“子琛,你这是……”
  宋子琛看了他一眼,眼睛里有这明显的诧异:“你还没看出来吗?”
  我该看出来什么?你居心不轨吗?
  “我是你的影子。”
  “你是……我的影子?”
  “嗯,不信你低头看看。”
  晓星尘一低头,果然,自己脚下的影子已经不见了。
  “星尘哥哥你怎么站……星尘哥哥你怎么带了个男人回来?!”阿箐推开门,却看见晓星尘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立刻就来了气:“喂,冰块脸,是不是你欺负星尘哥哥了!”
  “我没有。”
  “呸,我才不会信呢,星尘哥哥那么好,你怎么可以欺负他!”阿箐双手叉腰,看起来着实有些凶悍“星尘哥哥,你说,这个家伙怎么欺负你了,我帮你教训他!”
  “额……阿箐啊,他是我的影子。”
  “你肯定是在逗我。”
  过了一段时间,阿箐也接受了宋子琛的存在,毕竟自从有了这个家伙,晓星尘就不用在打扫卫生,地板都被宋子琛擦的跟镜子似的,而且宋子琛的厨艺也很不错,但即使是这样,阿箐表示自己是绝不会就这样让他拱了自己的翡翠雕花大白菜的。
  今天宋子琛的感情道路也是很坎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