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了溜了

清风拂雪,凌霜揽月

无题

  界海背着大大的行囊,挥手向岸边的父母告别。
  界海兴致勃勃的看着手中的地图,只要他乘上了飞艇,度过塔帕兹的岩浆海域,他就可以到达那古老的楻国,说不定,他还可以去看看那奇迹般的浮空城“艾格尼萨”呢!
  人们传言很久以前的楻国其实是一个非常富饶的国家,但因为人们过度开采木材而导致环境破坏,结果那些人竟用了些奇怪的方法催生树木,结果却导致草木疯长,近乎将天际撕裂。
  踏上了面前的飞艇,界海看着越来越渺小的城镇一点点被云雾掩盖,心中也生出几分不舍来。他打量着飞艇内部,这是一架出产自弗尔萨瑞斯的飞艇,简单粗暴的西国人不屑于用白色的油漆去粉饰它,每一块金属都在内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冷光。界海忍不住伸出手,却冷不丁被人打了下,头顶上一个脆生生的女生说到:“别乱摸,弄坏了咱们全都得掉下去。”
  尽管知道少女是在吓唬自己,这可是卡罗魔导工坊 的 飞艇,哪有那么容易坏,不过他还是收回了手。界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却在抬头时发现,那女孩分明就是飞艇的制造者格洛丽亚。
  不得不承认,飞艇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才仅仅一小会儿就已经来到了岩浆海域的上空,这里气候炎热,所以近乎没有云层的遮挡,界海看见金红色的岩浆涌动着,不是有一个个小气泡在岩浆表层炸开。忽然,界海几乎是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一个蓝发的少年在岩浆中立起上身,冲着上方飞艇一笑,然后又立刻被一个白发的少年摁进了岩浆里。
  “那是……”
  “你看见了?”格洛丽亚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那很正常,一些凶险的地方经常会有这种……怎么说呢……生灵吧,基本上就是负责救人之类的,而且他们是依附于他们所存在的环境和事物所存在的,类似于楻国说的妖吧……”
  “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能成精的呢?!”
  格洛丽亚斜了界海一眼,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嫌弃:“万物有灵。”
  她永远不会忘记,当年雪山上那个英姿飒爽的身影。
  
  下了飞艇,界海在心里回味着格洛丽亚的话,却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向了楻国森林的深处。
  界海知道走到一座神庙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打量着四周,那神庙明显已经荒废很久了,一棵长势极好的紫藤萝破开了神庙的庙顶,一串串坠下来的花朵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瑰丽的紫花几乎占满了他的视野。
  这大约是当年灾变的产物吧。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楻国人自己活该。
  “是啊,是他们自找的。”
  界海忽然有点后悔为什么当初不听尽远哥的带上一些防身的东西,例如大长枪,钢炮茶碳烤蛆蚓什么的……
  他看见一个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大的人坐在庙顶上,紫色的长发披散着,他身上的衣袍也是紫色的,看起来就跟他身后的紫藤萝融为一体了似的,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但却带这种不真切的虚幻感:“你好,我叫云轩,是这里的树灵。”
  【喜欢he的到这里就差不多了,下面可自行忽略】
  一开始界海以为云轩是因为与世隔绝所以才没有什么戒心,知道现在才知道,那是因为对喜欢的人不需要太多隐瞒。
  “醒了?”界海轻吻着云轩的额头,低声询问。
  云轩揉了揉眼睛,然后伸了个懒腰才懒懒的回答道:“嗯,醒了。”
  一开始他以为这个小子可以捉弄一下,结果……
  科科,反而是他经常腰疼。
  界海抬起头,透过树叶的缝隙看着那一线蓝天。
  他似乎在这里呆了快三年了。
  不过也挺好的,毕竟有云轩在。
  
  要是没有那场大火,真的挺好的。
  界海不知道那场火是怎么烧起来的,他只记得发现的时候火势已经无法控制了。
  然后他就被云轩打晕了。
  当他醒来时,他发现在自己躺在一截被操空了的紫藤萝的树干里,再看看周围,分明是海边的沙滩。
  云轩……不见了。
  他只给自己留下了一截掏空的树干,还有三颗种子。
  他找了条船只,打算去楻国找云轩,可那小船刚下海没多久就被海浪打翻。咸涩的海水灌进他的口腔里,把他呛了个半死。
  后来,他好不容易再次去了楻国,迎接他的不再是遮天蔽日的森林,而是一片焦黑的废墟。
  一种沁入骨髓的冷意刹那蔓延。
  终究还是没有了……

这里渣渣蠢榕求不嫌弃QAQ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