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了溜了

清风拂雪,凌霜揽月

盛世【中秋贺文】

送进多歧路,遑遑独问津,悲凉千里道,凄断百年身。
    心事通漂泊,生涯共苦辛,无论去与往,俱是梦中人。
                                                   ----《别薛华》
    中秋佳节,花好月圆。
    尽远抬头望向天边的一轮明月,清冷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洒而下,柔和了他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容,同时也掩去了他眼中的几抹沧桑。夜风微凉,吹落了树上的几片枯叶,火红的枫叶擦着他的眼角落下,乖巧而温顺的躺在他那一袭干净的白袍上。
    一明月,一树下,一美人,清酒一 壶,忧愁半觞。
    远处的天空忽然有几缕金色的光芒窜上苍穹,然后绽放开来,彩色的烟火如彗星一般,带着转瞬即逝的绚烂坠落。仿佛是为了响应党的号召【划掉】,在其他的地方,绚烂的烟花也一朵朵的绽放开来,近乎要将这黑夜照亮,一声接一声的响声为人们庆祝着这阖家团圆的节日,硫磺燃烧后的气味在空气中一点点弥漫开来,却掩映不了这美景。
    朗月秋风,故人何时归来?

    尽远起身,不同于常人的绿发随着他的动作从肩上滑落,就像那竹林中一地的竹叶。他走到树下,莹白如 玉的指尖轻轻摩挲的冰冷的石碑,嘴角不自觉地带上了一抹浅笑,眼角却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液体。
    舜,这就是你想象中的盛世,我看见了。
    我为你等到了这盛世。
    可……这不是你的盛世。
    亦不是我的。
    没了你,怎么称得上是盛世……

    “喂喂,你看那个家伙好奇怪啊。他到底是不是妖啊?”
    “应该是吧,不然哪有人类可以在 这里不吃不喝的呆这么久。”
    “可是他的眼睛跟人一样会流水啊!”
    “你们看!你们看!他又到那个墓碑那里去了,是不是因为他要死了啊?”
    “谁知道呢?要我说啊,他要是个妖,肯定是脑子有问题的那种!”
    “噓,小声点,他听得到我们说话的。”
    “切……”

    没有去理会那些刚刚凝出灵智的小妖,尽远缓缓靠着墓碑坐下,轻轻 的将头靠在墓碑上安心的闭上了眼。
    有些累了呢……
    他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在一点点降低,空气似乎也在变得越来越稀薄。
    一种难以言语的冰冷从心脏和丹田漫向四肢,就连烟花炸开的声响也一点点变得微弱。
   
    恍惚间,他好像又模模糊糊的想起来,当年竹林里那个总是一脸严肃的小包子对着他发誓要成为一个好皇帝。
    然后,小包子长成了大孩子,小包 子不爱笑了,总是沉默的在他那里站上半天,然后小声抱怨着自己受的委屈。
    再后来,小包子成年了,他也刚好化形,刚下完早朝来到竹林里散心是看见了他,冷冷得问了句“你是何人”,他却下意识的交出了自己心里喊了十几年的称呼,获得飞来的折扇一般。
    又过了一段时间,小包子登基了,那天晚上,小包子牵着他的手向他许诺,说他会送他一个礼物,那个礼物的名字,叫“盛世”。
    很快,小包子就开始行动了,小包子要改革,但似乎触到了朝廷上一些老头子的利益,结果好几次被人刺杀,所幸被挡下来了。他总觉得这样不行,于是劝小包子别急,他们可以慢慢来。
    最后,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宫变发生了。
    他抱着小包子从宫里跑到了这个山头上,可是小包子中了毒,已是无力回天。
    他记得他的小包子笑着对他说:“对不起,没能把盛世送给你。”
    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哭出了声。
    他要的不是盛世,他要的……
 仅仅是他的小包子而已。
    ……
    第二天,小妖们醒来的时候,再没有发现那个不知是人还是妖的家伙,只看见坟头一棵早已烧焦的苦竹。

    嗨,还有人记得我这条咸鱼吗?今天我抛弃了我的结发妻子【作业】,跑来干舜远,给自己点个赞。嘿嘿嘿。
    话说好久没写东西了,感觉自己已经废掉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这其实就是一篇迟到的中秋小甜饼【划掉】贺文,好像太迟了点啊……
    算了,让我做条咸鱼吧。【安心 躺平】
    话说,下次写哪个?
http://ddr250.lofter.com/post/1df2b509_c722cfb
   【醒醒,你跟人打赌欠了三篇文啊!】
    我用自身行为告诉了大家不要打赌【我跟人从角色曲是谁一直赌到了新老师是男是女,结果……呵呵】【生无可恋】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