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了溜了

清风拂雪,凌霜揽月

记梗

  【记梗】
  岚岚等了好久,终于等到星星魂魄安养好的那一天了,岚岚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啊,简直能飞起来,但因为自己面瘫了那么久,肌肉僵硬,所以笑不出来。
  岚岚打了会坐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星星魂魄重聚后他还没打开过锁灵囊。
  然后耿直的岚岚就把锁灵囊打开了。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岚岚还是没有看见星星,岚岚有点懵逼。
  wife知道这件事以后非常无语:小师婶,你直接打开锁灵囊,小师叔的魂魄毫无所依,自然就是随便飘了,至于飘到哪里……这就很难清楚了。
  wife见岚岚一脸严肃,又忍不住想捉弄人,就告诉岚岚说:小师婶你要快点找到星星,垃圾洋因为对小师叔的执念过重现在成了凶尸了,现在还没……
  wife还没说完岚岚就不见了,就愉快的去和汪叽天天了【手动再见】
  于是岚岚又踏上了漫漫寻妻【划掉】寻友路。
  岚岚心好累,但是一想到星星岚岚就有有了动力。
  但他还傻不拉几的以为那是友谊。
  去你妈的友谊。
  岚岚找了好久,但还是没有找到星星,岚岚好急,岚岚好气。
  岚岚在半路上又遇见了垃圾洋。
  好的,现在岚岚更气了。
  两个人二话不说就打了起来,岚岚略占上风,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捅了垃圾洋一刀,然后……
  垃圾样不知道怎么了,本应是直接朝岚岚冲过来的,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摔了个狗吃屎。
  好尴尬哦。
  岚岚二话不说把垃圾洋挷成了个粽子,然后……哦,并没有扛着,而是记在一根竹竿的末端,然后他扛着竹竿,也算是一道奇异的风景线。
  岚岚把垃圾洋送到了蓝家,出来迎接的是汪叽,岚岚觉得很奇怪:既然汪叽在这里,那wife怎么不见了。
  他正这么想着然后wife就从内室跑出来扑倒了汪叽身上。
  辣眼睛。
  真是应了江澄的话:妈的死给。
  wife看见岚岚便随口问了句:小师婶您找到我小师叔了吗?
  不问还好一问岚岚本来就显得有些不好的表情就更不好了。
  并没有。
  从岚岚不悦的眼神里读出了这三个字的wife乖巧闭嘴,wife忽然想起来自己好歹还是夷陵老祖,还能招魂呢。
  然后就告诉了岚岚,岚岚没有任何意见。
  可是来来去去招了好几次,安静如鸡。
  岚岚急了。
  该不会星星的魂魄又碎了吧。
  wife也有点急了,怎么说星星也是他小师叔,然后汪叽一看自家媳妇儿也急了,就把忘机拿出来弹了一曲问灵。
  好的,这次终于有了反应。
  原来星星一直都在岚岚旁边,只是岚岚看不见而已。
  wife想了个办法,就给星星弄了个身体。
  哦,并不是肉身,是类似于纸片儿人的东西,还说是从东瀛学来的。
  wife和汪叽【并没有汪叽】热情的邀请岚岚和星星在蓝家留一点时间,岚岚说不了话,星星也很想和自己这位师侄谈一谈,便留下来了。
  对此,蓝老先生表示很满意。
  因为他以为这是wife想和二位道长学习,改过自新。
  事实证明他太天真。
  没过多久江澄带着个叫柳清歌的人来拜访蓝家,哦当然还带了金凌和仙子。
  于是蓝家“严禁大声喧哗”的家规就又成了摆设。
  蓝老先生服下了一颗保心丸。
  #今天的蓝老先生有玻璃心了呢#
  结果不知道怎么的,闹着闹着就又打起来了,星星听到那边很热闹,就问岚岚发生了什么。
  岚岚这是在星星手上写了“没什么”。
  星星本想逗逗岚岚说自己只是看不见又不是听不见,子琛还真是不会撒谎。
  可他这话还没出口,岚岚就在他手上写下了“当年的事……对不起,错不在你”。
  对不起,错不在你。
  错不在你。
  星星忽然觉得眼眶有点热热的,就有感觉到岚岚在自己手上写下了“切勿大悲”。
  星星忍不住笑了:“我这是高兴呢。”
  高兴?
  岚岚并不懂星星在高兴什么,正想问问星星的时候,没想到自己被星星抱住了。
  岚岚的大脑成功死机。
  “我是在高兴……一别多年宋道长竟变得如此……像我那师侄。”
  师侄?
  魏婴?!
  岚岚并不知道自己哪里和他像。
  “宋道长可会嫌弃我这眼盲之人?”
  岚岚并没有听出星星话语里那调笑般的意味,还以为是星星想不通了,赶紧在星星手上写到“怎会嫌弃你?你要忙本就是为了我,况且,我不也哑吗?”
  你瞎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哑啊。
  “那……以后还麻烦子琛多指教了。”
  “好。”
  仙子:妈的虐狗。
  
  星星的意思是岚岚的情商提高了【当然星星不知道什么是情商】,并且似乎有点儿无形撩【当然这是星星的心理作用】。
  
  
  
  
  
  
  我好甜,我怎么可以这么甜。
        我深爱着大纲_(¦3」∠)_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