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了溜了

清风拂雪,凌霜揽月

霜倦雪眠(宋岚个人分析)

超喜欢宋道长啊,虽然有点洁癖,但不是全然将人拒之于千里之外,品行高洁,这么好的人到最后确实这种下场QAQ,心疼

长袖挥:

最好的老宋和最好的小星星(T_T)
虽然吃的是宋晓
我双道长是真的洁癖


线线:



真的超喜欢这篇分析吧。感觉通过这个更加了解了宋子琛这个人,也许原文中不够丰满但作者寥寥几笔已经很丰富。好喜欢宋子琛\(//∇//)\




问 雪:







(我看文总萌配角是什么毛病?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绝症。
看了那么多评价,有点心塞,给喜欢的宋道长写了点东西)








       总有人说宋岚着墨不多,人物太单薄,我却觉得这个人物形象很丰满。








       看完义城支线,我毫不犹豫地站了晓X宋,然而好像大家都不是很能接受这个cp……我现在已经变成了宋岚中心,不接受他和任何人的cp。就是看不得别人说什么“任何人都配不上小星星,宋岚也配不上”、“我站薛X晓,道长和宋岚没有cp感”……是的,身为配角控的我又萌上了文中出现没几次的宋岚。








1、外貌








       “这人一身黑色的道袍,身形高挑,腰杆笔直,立如苍松。背插拂尘,手持长剑,面容清俊,微微昂着头,一副很是孤高的形容。”








       这是wifi见到已经变成凶尸的宋岚,清俊孤高的形容不改,傲雪凌霜的风骨犹存。








        “这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冷淡。阿箐一回头,只见一个身形高挑的黑衣道人,站在她身后几丈之处,身背长剑,臂挽拂尘,衣袂飘飘,立姿极正,很有几分清傲孤高之气。”








        这是阿箐眼中的宋道长,清傲正气,不太可亲但本性善良。








         这两段的描写就能知道宋岚的相貌俊美,不苟言笑,气质孤高冷清,至死都未曾改变。黑色道袍,挽拂尘、负长剑,一个高冷道长的形象跃然纸上。








2、品性








(1) “众家见此品貌清明、修为了得的年轻道人,大为心折,纷纷送出邀请。晓星尘却婉言谢绝,明言不愿依附于任何世家,却和一位至交好友一起,一心要建立一个与世家不同、不以血缘为优的门派。此人性若蒲苇,心若磐石,外柔内刚,又洁身自好。”








        晓星尘出山后不久就得到众修仙世家的赏识,他却谢绝了所有邀请,意气风发地和宋岚一起策划建立门派的事。








        “晓星尘只身出山,并无亲人,只有一位下山之后结识的好友,叫做宋岚。这位宋岚也是当时的一位道门名士,为人清傲,风评亦优。两人都想自建门派,轻血缘传承,重志同道合,可说是知交好友,志趣相投。”








        晓星尘性格温和,待人和气,但出山那么久,“只有一位”至交好友,这位至交还是为人清傲的宋岚,可见两人品行和志向都非常相近,才能如此深交。宋岚是至纯至真之人,方才能成为晓星尘的知己。








        我的个人猜测是,晓星尘外热内冷,与谁关系都不差,但很少与人交心;而宋岚则外冷内热,很少与人交往,一言不合就送客,但认定某个朋友,交托性命也在所不惜。当然,只是他自己的性命,若是牵累他人,宋岚也是不会同意的。晓星尘和宋岚两个人交往,温度刚刚好。一个明月清风,一个傲雪凌霜,将天下的风雅都收来了一半。









(2)遇上装瞎的阿箐,两个人的反应都是一样的:把她带到路边,嘱咐她不要跑得太快。连wifi都感慨 “真不愧是晓星尘的好友。所谓好友,必然是两个心性为人相近的人。”








        这里有一个小细节萌哭了。星尘道长是牵着阿箐的手把她带到路边,宋道长是把拂尘搭在阿箐的肩头把她引到一旁。这里也可以看出晓宋两人性格上相近又不同的地方:同样善良,但一个愿与人亲近,一个恪守礼法,保持距离。当然也可以解读为星尘道长没有拂尘只能牵手了。嗯,我觉得如果子琛没有拂尘他会把剑鞘递过去让阿箐抓住……关键是他根本不会忘记拂尘,就算变成凶尸,拂尘也还带着呢……宋道长一定是处女座。








        而且阿箐当时并没有撞到宋岚,宋道长是自己过来叨叨,啊不对,提醒的。可见宋道长真的是一个善良热心的好道长。








(3)晓星尘和宋岚的关系亲近到什么程度呢?








       晓星尘在感应到宋岚的剑法时,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是子琛吗?”








       第一反应就是叫“子琛”啊,可见平时也是这么叫的。想象一下有多亲近,才能面对一个一天到晚都散发着孤傲高冷之气的宋岚叫子琛?而且薛洋直接报复到宋岚身上,可见两人关系好得出了名。二人还“ 常常切磋剑法,是以双剑相交,单凭劲力,已能判断对方”。分析到这里,我有点瞎怎么办?








        不行,宋道长是我的。








        从宋岚主动把阿箐带到安全的路边可知,宋岚虽然孤傲,但还是愿意与人交流的。遇到晓星尘这样三观特别合的好友,肯定很高兴,在日常相处中肯定会活泼一些。一同夜猎、比剑,煮茶论道,谋划着建立新门派,想想都美好。








(4)还有一个让我不舒服的地方,就是还有人指责宋岚道观被屠后迁怒晓星尘。









       首先,宋岚和薛洋无冤无仇,平白被屠了师门,是个人都会悲痛欲绝吧?这个时候还要克制住自己本来就不太可能吧。而且晓星尘听说好友遭此劫难,肯定会来找他。那时绝望的宋岚能怎么办?








       当时宋岚对晓星尘说:“从此不必再见。”








        这句话是说在眼盲之前还是之后呢?晓星尘带宋岚去找抱山散人时,宋岚重伤,是晓星尘背着走的,所以很可能是被屠道观但未被剜眼时说的。








        瞎了之后他有可能已经重伤昏迷,如果晓星尘没来救他,他只有死路一条。








        晓星尘把眼睛给他后,宋岚伤好后马上寻他而去,可见当时说出那句话不过是悲愤至极无人发泄,所以对着晓星尘爆发了。








        宋岚找晓星尘,不过是想对他说一句:“对不起,错不在你。”不过这句话,不知晓星尘是否很能听见了。这句大概也是晓星尘最想听到的话了。








        薛洋的打压没有让他畏惧,但至交好友的这一句话却让他愧疚不已,远走天涯。








(5)阿箐带宋岚去找晓星尘时,宋岚神态变了好几次。








        “阿箐道:‘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说不定就见过了。你是那位道长的朋友吗?’
宋岚怔了怔,半晌,才道:‘……是。’”








       他当然认为晓星尘是自己的朋友,但他害怕晓星尘已经不把自己当朋友了。而且朋友间应该肝胆相照,自己也没能做到,所以才会犹豫。








        “宋岚此时应奔走寻找好友多年,失望无数次,此时终于得到音讯,持着拂尘的手抖得连阿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他勉力维持镇定道:‘……有……有劳……’








       阿箐将他引到了义庄附近,宋岚却远远地定在了原地。








         阿箐道:‘怎么啦?你怎么不过去?’不知为何,宋岚脸色苍白至极,像是很想进去,却又不敢。刚才那副清高的模样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魏无羡心道:‘莫不是近乡情怯?’”








        能让宋道长丢掉清高的模样,手发抖,说话结结巴巴,脸色苍白,不安至此,说明了他有多激动,也说明他内心对晓星尘的歉意有多深。








        看见薛洋后,“他才开始询问阿箐:‘这个人,星……那位道长是什么时候救的?’”原来他都是叫“星尘”,但这种情况下,他不敢再叫,立即改口,一是不好再外人面前表现得太亲近,二是他担心自己已经没有叫这个名字的资格。








        但此时遇见了薛洋,还发现他潜伏在晓星尘身边多年,晓星尘还乐在其中。








        这时宋岚心里有两个想法,一是一定要除掉薛洋,二是不能让晓星尘知道他身边这个人是薛洋。因为如果知道了,晓星尘一定会痛苦万分。这个想法就和他至死都没有把拂雪递给晓星尘表明身份是一样的,他不愿看至交好友崩溃。后来揭穿了这个残忍的真相的当然还是垃圾薛洋。








       宋岚竭尽全力也不想让晓星尘痛苦,后来缺轻轻松松被薛洋用来当作让晓星尘崩溃的诱因。









        有人说如果宋岚没有出现,那晓星尘和阿箐、薛洋还能在义城过着快乐的日子。









        可是义城的生活真的快乐吗?晓星尘一心追求除魔歼邪,护佑苍生。品性高洁的道长被薛洋诱使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无疑是对他信仰的玷污,这比杀了他更难受。信仰对这样的人来说,比生命更重要。








        还有人说,薛洋正在变好,是宋岚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先不说薛洋的九个指头迟早会被发现,他那种阴狠的性格永远都不会改变。









        薛洋童年惨吗?惨,我承认。但宋岚被屠道观就不惨吗?薛洋断了一根手指疼,那宋岚被挖去双眼就不疼吗?说到底,晓星尘眼盲也是薛洋一手造成的。如果是你,你愿意留在这个凶手身边吗?








        再者,你们只看到了薛洋和道长相处的愉悦,却看不到宋岚多年来寻找好友的辛苦。他一点线索也没有,心中愧疚一日胜过一日,只能逢人便打听。找了几年,才找到义城来,结果还没有相认,就死于挚友剑下。









(6)宋岚不想让晓星尘知道薛洋的身份,从薛洋出门买菜跟着他,走了很远才动手。面对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他还能克制住自己的恨意,为别人考虑,实在很了不起。








        而且在两人交手时,宋岚完全有机会杀了薛洋,但还没问清楚他在晓星尘身边的意图,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晓星尘不利,宋岚没有下杀手,最后反倒是死在了薛洋的奸计下。








3、关于早期的cp感








       虽然我拒绝宋岚的任何cp,但之前总看到有人说晓宋没cp感,我就不服气了。








(1)年少初遇。晓星尘出山时只有17岁,正是少年意气风发的时候。在这个想想都美好得一塌糊涂的年纪,他遇见了同样年轻气盛的宋岚,一温和,一清傲,却惺惺相惜,志趣相投。一同除魔歼邪,一同谋划建立新门派。霜华会拂雪,双剑动四方。








(2)宋岚被屠道观后,晓星尘担心他,想来帮他,却被宋岚一句“从此不必再见”赶走了。后来宋岚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晓星尘如此重诺的人,背着宋岚,违反师门规矩回山请师父救治,不等宋岚伤愈就离开了,做到了“此生不必再见”。








       想想要多么悲愤才能说出这么伤人的话,想想要怎样的感情才能让他违反师门规矩不惜一切也要救他?








(3)“子琛”、“星尘”,平时两个人相处都是这么称呼对方的。晓星尘还好解释,毕竟星尘道长待谁都很亲切,但高冷而恪守礼法的宋道长呢?是怎么叫出“星尘”而不是“晓道长”的呢?真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4)两人要共同建立一个新门派,那收的弟子应该怎么称呼他们呢?师父和……咳咳,正经点,叫师叔吧。而且后人在盘点师门族谱时,两个人的名字也会被放在一起。道长们,你们认真的吗?








(5)义城重逢,宋岚激动得结结巴巴;见到薛洋时,也处处为晓星尘考虑。在追问薛洋时,一句都没提到自己遭遇的迫害,都是担心他会伤害晓星尘。








       被晓星尘杀死那一段,没有递出的拂雪,真是全文为数不多能戳到我泪点的地方。








       还有晓星尘意识到他面前的凶尸是谁,小心翼翼地问出一句:“……是子琛吗?”








(6)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这两句是天下人送他们的美名。这两个人品性高洁,相得益彰。和蓝氏双璧一样,站在一起就是一道风景,气韵和风骨至死都没有改变。








        而且这两个人不仅品性相近,名字还押韵(围笑)。








(7) “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以眼换眼,以命还命。负你霜华剑,怀你除魔愿,带着你的几缕魂魄,踏遍万里山河。或许有一天,我们还能重逢,再叙少年壮志;若没有那么一天,就让我用你的眼睛,替你看遍这人间的喜怒哀乐,生离死别。








       其实生未必乐,死未必苦。








       不知道晓宋二人有没有再见之时,如果有一天晓道长的魂魄重返人间,两人把心结解开,再一同惩恶扬善,建立他们理想中的新门派,该有多好。








4、表白宋道长








       看完了整本书,想嫁的只有宋道长。








       虽然冷清孤高,但会喜会怒,细心善良,凡事都替别人考虑,志向远大,简直三好男友的模范……额,不是,是君子风范。








        作者虽然对他描写不多,但从每个字都能解读出他的为人,他的经历,他的内心。他的悲剧色彩不比晓星尘弱,却因为描画太少,而被人忽视了。








       写了这么多,起因只是看过太多类似“宋岚配不上这么好的道长”、“我就是喜欢薛洋讨厌宋岚怎么样”……晓宋两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之说。他们一样好,晓星尘道长固然让人心疼,但宋岚也没有错。如果是晓星尘被屠了师门,我觉得他也未必还能如以往一样对待宋岚。只是遭遇不同罢了。








        晓星尘与好友断交,剜目还眼,远走四方。宋岚无辜被屠观还遭挖眼,多年寻觅好友想道歉,最后被误杀。都是这么好的道长,为什么要有配不配得上的说法呢?如果不是薛洋,这么光风霁月、君子气度的两个人会是后世的一段佳话,而不是让人唏嘘感慨的悲剧。









       看多了这类言论,让原本萌着晓宋的我心灰意冷,不想让宋岚和任何人在一起。








        好笑的是,明明只是一本书,明明只是书里出场没几次的人,我为什么要这么认真?





评论(1)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