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了溜了

清风拂雪,凌霜揽月

多年后,谢云流再次回到了纯阳宫。
看着纯阳宫依旧被白雪覆盖,站在山门前耳边是呜呜的风声,谢云流心中顿时生出无限感慨。
等等,刚刚好像走过去一个人。
那人穿的明显不是纯阳以蓝白为主的衣服,谢云流一惊,便立刻跟了上去。
谢云流跟在那人身后也没人发现,他看见那人微笑着与其他的人打招呼,那些人虽也扎着道观,但身上的衣服中不是他所熟悉的款式。
难不成纯阳宫以……
那忘生他……!
想到这里,谢云流便再顾不上掩饰身形,以最快的速度向李忘生的所在地奔去。
索性当他到的时候李忘生正好好的站在那里,见到他回来随时有些吃惊,但随即向他露出一个微笑。
一如当年一般。
他走过去将李忘生紧紧的抱在怀里,近乎是有些贪婪的闻着李忘生身上的味道。
过了好一会儿谢云流才放开李忘生:“忘生,为何那些人的衣服……”
“那是新校服。”
听了李忘生的话,谢云流面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忘生,”他握紧了李忘生的手“若是观中缺钱你大可告诉我,不必让弟子们去挖煤矿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狗比美工还我蓝白道袍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新校服的怨念(`へ´)=3

评论(8)

热度(23)